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最拽分组 >> 正文

『联盟★小说』绝妙评语(两篇)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谭老幺是个耿直的汉子,说话从不知道拐弯,走路从不晓得绕道,向来都是巷子里赶猪——直来直去。

谭老幺有一个聪慧的儿子,调皮得像一只猴儿,从来都是脚不停手不住,就算是睡觉也绝不老实。可进了学堂就像小马套了缰,成绩也好得没话说,是谭老幺的心肝宝贝,真个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揣在怀里怕丢了,小祖宗似地供着。

儿子刚读小学三年级,老师的话从来都当作圣旨,不打一丝一毫折扣。每天中午回家,哪怕肚子饿得呱呱叫,哪怕桌上的饭菜诱人得香,他不捣鼓完老师布置的作业绝不吃饭。偏偏作业总是那么多,常常只忙得胡乱扒两口饭就得往学校赶。

谭老幺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一筹莫展,也没思量出什么好办法。

也巧,儿子一日回家带回了一张表格,要谭老幺填写并签署家长意见,说老师想与家长沟通一下感情,并且说老师希望家长真诚地就教学提一些建议和意见。

拿起笔,谭老幺眼前马上现出儿子胡乱扒饭的情景,于是恳切地希望老师中午少布置作业,以免影响孩子吃饭和身体发育。写完,他心满意足地笑了,仿佛看见了儿子舒舒服服吃饭的笑脸儿。

第二日中午,儿子回来一脸的不高兴,委屈全写在小脸上,眼泪汪汪,小嘴撅得高高,可什么也不说。谭老幺问儿子是不是病了,儿子摇摇头;谭老幺拿来儿子最喜欢吃的凤爪,儿子也没胃口。最后,儿子终于哽咽地告诉谭老幺,原来就因为他签的意见,儿子上午被六、七个老师围攻了半天,说学生做作业是天经地义的事,想不到还会有家长护短,嫌作业多心疼自家心肝宝贝,自己教不就得了,何必把孩子送学校害人啊……末了,几个老师还凶神恶煞地叮嘱儿子不许把听到的话告诉家长,否则就罚写生字生词一百遍。

谭老幺一听,肺都快炸了,腾腾的火焰都蹿到了嗓子眼儿。可一想到宝贝儿子受到的委屈,担心他再受更大的委屈,谭老幺生生把那团怒火给压回了肚腑,又强行给踏灭了。可心里却不是个滋味儿,就像吃饭时一不小心吞咽下去一只苍蝇,又或者一口脓痰好不容易咯出嗓子眼儿又给滑了回去,憋屈,还只能来这招儿。

日子仍如从前。

又一日,老师又让孩子带回来一张表格,还是要家长提意见建议。这次,谭老幺学乖了点儿,没敢再提什么“诚挚”的建议,只是客气了几句,把辛勤的园丁给歌功颂德了一番。

第二天,儿子回来递给谭老幺一张纸,正是他签意见的那张。他打开一看,上面飘逸着三个潇洒的红字——有进步!

这……

谭老幺一时愣在了那儿,脑子里分明浮现出一个一笔挥就“有进步”三个红字,脸上又带着嘲讽和得意笑容的,辛勤耕耘甘为吐丝春蚕流泪蜡烛的,崇高无尚的祖国的园丁!

【二】

胡总书记振臂一挥,全国上下都在忙着学习科学发展观,都在忙着把学习心得上墙上板。

B局也不例外。

会议室里,党委书记甄胡途正在“B局学习科学发展观动员大会”的主席台上,手舞足蹈,口若悬河,唾沫横飞,一张油亮亮的胖脸已经激动成了猪肝色。尤其是那哼哼哈哈的“正品官话”,像憋急了的偏又患了前列腺增生的老男人撒的那泡尿,尽管使出了吃奶的劲儿,还是只能断断续续地抛出来,在偌大的会议室里皮球似地弹来弹去,又在台下职工们耳朵旁破锣样的回响,偏还久久不能散去。

台下,倒是座无虚席,一眼望去,黑压压一片脑壳,间或有几颗聪明到顶的,或是花白杂毛的,那呀,全是局机关包括二级单位职工们的脑壳。会议实行甄书记独创的三签名制:到会时签名,中途再签名,散会时还签名,只有三签名完整者才能完整地拿到这个月的奖金。谁又会与可爱的红票票过不去呢?

坐着的人倒也老实,没有人讲小话,没有人睡小觉,没有人抽闷烟,也没有手机唱。不过,思想到底开没开小差,倒是不好说的。

老贾一头枯白的稀疏头发,还秃了顶,后面的人远远望去,只看见一个亮亮的葫芦瓢立在前面,有些滑稽,又有些刺眼。老贾现今都五十九岁零十一个月了,还得为了这最后一个月,还得为了对他来讲也就几张的红票子,站好这最后一班岗。

其实,老贾几乎什么也没听进去,身子还在不停地扭来扭去,那是给一泡尿憋的。到底是岁月不饶人,腰子都不好使哩,不像那些头儿们还经得起桑拿、足疗、温泉、美女的折腾。老贾望着台上甄胡途那两瓣油光水滑的脸蛋蛋,胡思乱想哩。

好在,终于,有几句话他还是听清了,那是甄胡途最后说的“后天每人必须交一篇不少于三千字的学习心得,不准从网上下载打印,必须亲自手写,不符合要求的,扣掉这个月全部奖金”,还有就是似等了千年的“散会”。

众人一片哗然,继而一片掌声,比以往哪次会议都热烈,会议室里就像平地里起了一记春雷。

回到家里,老贾可是犯了难。日他先人的,三千字,俺一个烧火掌勺的,斗大的字还认不得一箩筐哩!

正在老贾一筹莫展时,大学毕业在外实习的闺女榴花回来了。听罢老贾的苦恼,榴花笑笑:“这有何难?老爸,我从网上给您下几百字的心得,您哪反复‘COPY’、‘PASTE’就成。”

老贾张大那张烧火师傅特有的大嘴,盯着闺女问:“啥?你说的是个啥?”

榴花这才意识到跟老爸玩洋文显然是弹错了琴,忙笑着解释说:“老爸,就是要您把我下的内容多抄几遍,直到达到你们头儿要求的字数。”

听了闺女的解说,老贾半信半疑地问:“这能中?”

榴花又笑了:“亏您还干了那么多年的革命,全局那么多号人,你们头儿就真会一个一个地仔细看?还不是糊弄人的?吓死胆小的,乐死有头脑的,老爸!再说哩,只说不能下载打印,又没说不能下载抄写?您怕个啥哩。”

榴花说干就干,一会儿就给老贾百度了一篇现成的心得文章。老贾戴上老花镜,迟迟疑疑地赶了一回“COPY”和“PASTE”的潮流。

会后的第二天,老贾忐忑不安地把自己的“杰作”交了上去。

过了几天,发奖金了,学习心得也一并发了下来。老贾看看手中的红票票,竟然比平时多了三张。正在纳闷,局里的“百事晓、万事通”——出纳老钱说:“老贾,该请客哩!甄书记可是对你的学习心得大加赞赏,举着大拇指连喊三声好呢,说做人就要像你老贾一样实在甘于奉献,号召全局向你老贾同志学习,还特意奖给你三张红票票哩!”

老贾张大了嘴,打开自己那洋洋洒洒一大叠的心得体会,只见上面赫然飘逸着甄胡途的亲笔签名,还有两个大大的红字——“好!奖!”

真是像极了那天动员大会上,甄胡途那猪肝色的两片脸蛋子哩,老贾傻傻地回想。(20090719)

怎样预防癫痫发作
青少年癫痫有哪些危害
榆林市癫痫治疗哪儿好

友情链接:

差以千里网 | 河南木托盘 | 快龙进化 | 长途大巴查询 | 聚氨酯是塑料吗 | 东盛丽都 | 阿狸击杀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