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医药学校 >> 正文

【丁香•守望花开】七仙女起步嫁(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起步价就是最低价,起步嫁就是女子嫁人的最低要求。七仙女的起步嫁就是什么都不图,只图一个像董永那样忠厚老实的大孝子。我所在的工作单位也有一位“七仙女”,她的的起步嫁究竟是什么呢?听我详细给你说清楚。

1990年的初秋,桃源乡政府“下凡”来了一位粉衣白裙的“七仙女”,她年纪不过二十三四,奇娇异艳,光彩照人。一副鹅蛋脸儿含羞带笑,两条柳叶眉儿蕴怜藏爱,几丝刘海,飘在额前,更增添风韵无限。秋波闪动,像海棠着露。亭亭玉立,似牡丹临风。朱唇启处,娇同解语之花;纤步移动,轻若能飞之燕。这女只应天上有,此容世上难得见,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少女,不由得人们眼光越看越直,神情越看越呆。只见她:身介于高低之间,妙在于高不可长,低不可矮;体介于肥瘦之间,妙在瘦不可增,肥不可减;妆居于浓淡之际,妙在浅似乎浓,浓似乎浅。肌莹如同玉润,腮红桃花不减。面庞之上红光灼灼,白焰腾腾,竟像珍珠宝贝,光芒四射。身上就像长满了看不见的磁石,无论她走到哪里,身上都会吸附满了欣赏的目光,不由得青春少男想入非非,魂绕梦牵。

这位“七仙女”名叫齐小鲜,是河南大学文学院的高材生,写得一手好诗,著得一手妙文,多愁善感,眼光高傲,被同学们戏称为“当代的李清照”。她反感城市的水泥森林,喜爱乡村的田园风光,大学毕业后,主动选择分配到了被誉为“世外桃源”的山明水秀的桃源乡,在乡政府办公室里当上了一名“笔杆子”,专管新闻报道、起草文件。

我是个四十来岁的办公室主任,办公室的人员组成中除了齐小鲜这朵鲜花之外,还有四大片生机勃勃的绿叶,号称“四大才子”,都是和齐小鲜年龄相当的男青年。自从齐小鲜这朵鲜花插到了办公室这摊牛粪上之后,整个办公室就焕然一新,喜笑颜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各项工作不用我这个主任动嘴,样样任务就完成得领导满意,同志们齐声称赞。

齐小鲜成了不是主任的主任,我这个货真价实的主任却被搁了浅。和她容貌相当、好像一对金童玉女的是一号才子张英才,和她文笔相当、最有共同语言的是二号才子李小白,和她走得最近、主动替她干完一切体力活的是三号才子曹常留,最能猜透她的心思、能帮她迅速解决一切疑难问题的是四号才子刘绍怀。这四大才子争着在齐小鲜面前充分表现自己,抢着在齐小鲜跟前大献殷勤,都想把这朵花摘到自己的手中来。

张英才貌比潘安,长得一表人才,个头少说也有一米八五。他肤色白皙,英俊潇洒,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高贵儒雅,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外貌无可挑剔,内在诸多不足,说话有点结巴,生活自理能力叫人难以忍受,生来就是一位“大老爷”,需要别人来把他照顾或伺候。

李小白提笔成文,出口成诗,文采不在齐小鲜之下,二人对诗词一唱一和,对文章交流切磋,堪称知心文友。但李小白家境极差,父亲体弱多病,母亲卧床不起,这个穷窟窿很难填补得起,实在叫人望而生畏。

曹长留体格健壮,膀大腰圆,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干什么活都是一把好手。但在齐小鲜看来,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胸无城府,没有什么上升的空间,只可用之,不可共之,他永远不可能和自己有什么共同语言。

刘绍怀被人称作“刘百能”,又被齐小鲜当面夸赞为“赵子龙”。在这个“赵子龙”面前,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难题,没有他办不成的事情。当然喽,在追逐女孩子的事情上,他也难以数清早已办成了多少个,堪称摘花高手,情海蛟龙。齐小鲜对其严加防范,只用其“长坂坡”上舍命拼杀,不用其“宫廷之内”提供服务。

四大才子在办公室这个没有硝烟的情场上明争暗斗了一年半,谁也没有看到胜利的曙光。“美女效应”渐渐退去,“美女祸水”即刻涌来。我为了办公室这艘航船不致于惨遭倾覆,就采取了紧急的行政干预手段,和齐小鲜多次约谈,要她在四大才子之中迅速做出决断。齐小鲜对我最后表态说,她的起步嫁是:“貌比潘安张英才,文比子建李小白,体比吕布曹常留,能比赵云刘绍怀。”我笑她荒唐,批评她总不能同时嫁给这四大才子。她翻了翻眼皮说:“我要的是有这些综合素质的一个人,这就是我的起步嫁。”我当机立断,暗中操作,把齐小鲜调去了乡妇联,同时极力安抚四大才子,要求他们在办公室里安心干。谁知四大才子为了眼不见心不烦,都纷纷远离了这个伤心之地,加紧暗地活动先后调出了桃源乡政府。

四大才子把齐小鲜的“起步嫁”当成了人生奋斗的强大动力,下定决心要混出个样儿来让齐小鲜看看,不出十五年,都取得了显著的成果。

“潘安”张英才成了副市长的乘龙快婿,没有几年就当上了邻县的副县长。

“曹植”李小白娶了县委书记的有点残疾的三女儿,几次升迁,也当上了县文化局的正局长。

“吕布”曹长留娶了个体格健壮的古寺酒厂品酒员。这个女品酒员的二舅是省体委的主任,一个电话打去,没有多久,曹长留就成了县体委的副主任。

“赵云”刘绍怀仕途不顺,就愤而下海,到商场上金戈铁马地拼杀了起来,转眼间竟成了身家不菲的亿万富翁,娶了个法籍华人姑娘,经常坐飞机来往与中国与法国之间,来回倒腾,大发其财。

在这十五年间,齐小鲜的“起步嫁”一降再降,也没得到任何结果。刚开始,只要有四大才子其中一个人的条件,就可以考虑;接着是头婚男子就可以见面;到后来无论再婚男子、只要不当后娘也可以谈婚论嫁。说实话,齐小鲜的“起步嫁”真不能算高。但这些男人也有人家的“起步娶”标准,这些男人要的是居家过日子的贤妻良母。齐小鲜整天吟诗填词,不食人间烟火,只会干个本职工作,对家务事一窍不通。人家都对她婉言谢绝,敬而远之。

齐小鲜的家人对她的婚事费尽了心血,亲戚朋友也为她的婚事操碎了心。但都毫无效果,人人都为她的终身大事暗自叹息。

我出于友谊和同情,也给“七仙女”齐小鲜当过三次红娘。

我第一次介绍的是一位市财政局的失偶干部,妻子出车祸丧生,只留下一个女儿在外婆家寄养。这个干部热衷于齐小鲜的美貌,为了迎合齐小鲜的“起步嫁”,就有意隐瞒了女儿的情况。两个人谈得火热,难舍难分。就在领结婚证前夕,齐小鲜打听到了他有一个女儿的真实情况,就大骂这个干部是个骗子,毅然决然地和他分了手。

我第二次介绍的是焦作师专的一名喜爱舞文弄墨的教师,这位教师的爱人已经病故三年,无有孩子。他非常欣赏齐小鲜的文学修养与诗词造诣,俩人谈起来很有共同语言。就在俩人谈婚论嫁的时候,齐小鲜得知这位教师的父母都是最近患有癌症去世,害怕这位教师因有家族史也会患癌,就说什么也不愿再谈了。

我第三次终于找到了一位特别符合齐小鲜“起步嫁”的儒商贾先生。齐小鲜预先调查落实了贾先生的全部情况后特别满意,欣喜若狂,为这次见面相亲精心准备了好几天,看那架势,齐小鲜这次是志在必得!

到了约定见面的那天,齐小鲜天不明就开始了梳妆打扮,早早就来到了约会地点。我放心不下,就“躲”在不远的地方悄悄观察。贾先生是开着宝马来的,齐小鲜和他见面的时间没超过二十分钟,两个人就各奔东西了。我赶紧来到齐小鲜跟前询问情况。只见齐小鲜眼圈泛红,满脸沮丧。我着急地问:“贾先生的条件可是完全达到了你的‘起步嫁’呀?”

齐小鲜哭着说:“他的条件确实达到了我的‘起步嫁’,但是我的条件却离他的‘起步娶’相差很多啊!”

岁月是把杀猪刀,一刀一刀催人老,青春小鸟飞走了,满脸菊花随风飘。直到今天,齐小鲜已经五十二岁了,还是孤孤独独一个人,夜里的寂寞实在太难熬,其中的滋味,外人谁能想得到?

去年金秋,当年的“赵云”刘绍怀也许是为了炫富,也许是为了叙旧,就带领一百多号人马,把整个云台山豪华宾馆“承包”了三天,他派出了四个请客分队,把我这个当年的桃源乡政府办公室主任以及“四大才子”中的其余三人都恭恭敬敬地请到了他的面前。第五个请客分队是一色的诗词女仙,以开赛诗笔会为名,把齐小鲜也骗到了云台山宾馆。齐小鲜发现上当后,转身要走,此时哪能由她还像当年任性,万般无奈,只好被强留了下来。我们六个人叙旧了一天,直谈到深夜,每个人都是泪水涟涟。

刘绍怀很怀念当年的桃源乡政府办公室生活,那是他励志奋斗的青春圣地。他强烈要求重演一遍当年的办公室一天工作日程,我们只好照办了。第二天早上八点钟,我在力求逼真的“办公室”里进行早点名、工作动员、事项分配,然后每个人都进入了本色演员的角色表演。一天下来,每个人都尽心尽责,完全沉浸在了对当年青春的无限怀念。下午六点钟,我进行了下班前的总结讲评,每个人都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第三天上午,我们进行简单的游览,中午举行当年办公室人员的隆重“家宴”,每个人的家属至亲也悉数到场。我的老伴带着她最爱的重孙子来了,四大才子的夫人、儿女也带着小孩过来了。四位夫人都喊齐小鲜妹妹,这些儿女都喊齐小鲜阿姨,他们的小孩子都喊齐小鲜奶奶,我的重孙子喊齐小鲜老奶奶,济济一堂,坐满了六大桌。大家同时站立举起杯来,为当年的乡政府办公室友谊纵情干杯!

齐小鲜从云台山宾馆回来后,哭了半夜,躺在床上病了好几天。

桃源乡政府办公室又分来了两个青春靓丽的美女大学毕业生,在她俩为选择对象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都一起来向齐小鲜这个资深高人虚心讨教。齐小鲜现身说法,语重心长地对她俩讲:“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最关键的地方只有那么一步,女人的婚姻更是如此,一脚踩错,万脚难还。世界上十全十美的男人是不存在的,结婚是为了成家过日子,只要能过日子,就可以嫁了。千万别让‘起步嫁’耽误了你们适宜结婚的黄金年龄,时过境迁,就会再也嫁不出去啦。”

癫痫病遗传吗 你了解多少
利必通拉莫三嗪片的副作用
癫痫发作时应注意那些

友情链接:

差以千里网 | 河南木托盘 | 快龙进化 | 长途大巴查询 | 聚氨酯是塑料吗 | 东盛丽都 | 阿狸击杀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