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月经不完 >> 正文

【东北】4月1日(小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今天是愚人节。

早晨,一睁开眼睛,我就严肃地告诫自己,从现在开始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

虽然我刚刚年过四十岁,但在公司我也算得上是前辈了。

平时,公司里面的年轻人都很尊敬我。但是,今天可就不保准了。

所以说今天我要小心又小心、防范再防范。

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我,自己的生日可以忘掉,4月1 日可得记牢靠了。因为你一不留神很容易被这帮年轻人给 “愚”了,会成为日后公司员工们酒桌上及工余茶饮期间的笑资。这是我在这家公司工作十几年来的深刻总结。

一上午很顺利地就过去了,还好没人蛊惑我。

我个人有午休的习惯,休息前喜欢将手机调整到振动模式,一是怕来电话时惊到自己,二来又不打扰别人休息。

下午一点时,我的手机像电动理发推子一样疯狂地“突突”着我。

我睡眼朦胧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电话是我们公司销售部经理焦兄打来的。

他在电话的另一端兴奋地对我说:“上次和你说的那个人同意和你见面了,时间定在下午二点,地点在哎咪新概念咖啡屋,……”

放下电话前,他再三叮咛我记住台位号,一定要按时到达,届时他也一并到达。

焦兄年长我四岁,我俩算是公司的元老,关系很铁。因为我是单身,每到年节他总是督促他媳妇为我炒几道小菜,约我去他家喝上几杯。

很早以前他就和我谈起过要为我介绍一个对象,只是对方一直没有时间。

放下电话,我开始犹豫了。能不能是在“愚”我呢?

不会,不可能!他这个年龄是不会再玩这种游戏了,再说了,他在两个月前就张罗给我介绍对象,也许是巧合,我一边这么想,一边穿上外衣往楼下走。

我驾驶着公司给我配备的老款捷达车直奔约定的咖啡屋驶去。

在灯光昏暗装修考究咖啡屋内,我终于找到了焦兄为我预订的台位。一位长发飘逸,穿着得体,坐姿端庄,风韵十足的女士端坐在那里。

看来焦兄没有“愚”我。

只见她一边看着咖啡屋提供的画册,一边慢慢地品尝着一杯浓郁的咖啡。

因为我远远地已经嗅到了一阵阵咖啡的清香和她身上散发出的自然体香,这两种味道混合在一起会让你记忆一生。

突然,我产生了一种欲仙欲醉的感觉,加快了上前的步伐。不知道为什么,我往前走的时候感觉有一点拉不开裆,步伐明显踉踉跄跄。

说不上是紧张还是激动,上下牙在不停的打架。为防止自己语无伦次,我用肢体语言询问她我是否能坐下。

她微笑着看着我,示意我可以坐下。

“对,对不起,我来晚了!”我一边坐下一边说道,眼睛不敢直视她。

“没晚,是我来早了。”她用银铃般的声音对我说道。

我也要了一杯咖啡。我们喝着,聊着,很开心,很谈得来。

从工作中的苦与乐到各自的不幸婚姻,从子女的成长过程到传授子女的教育体会,无所不谈。不知不觉中两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了。

此时的她不时地朝门的方向望着,又不时地看着表。

我明白她的意思,我拿出电话正准备拨号。

她示意我这个电话由她打。

拨通后,她说道:“我们都在这聊两个小时了,你什么时间到啊?然后一起去吃点饭……”

我伸手把电话夺了过来,对着话筒说道:“大哥,你真想‘愚’我啊?……”

突然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一个女性的声音:“谁是你大哥?你是哪一位?”

我懵住了,难道焦兄变性了?

她笑着一把将电话夺了回去。

“什么?什么?……”她的笑容慢慢地收敛起来,放下电话后表情明显有些尴尬。

我一下子好像也明白了什么,抽出电话,拨通了焦兄的电话,可是拨通了半天焦兄就是不接。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焦兄不是在“愚”我。

他终于接了电话,不说话,只是放声大笑。

最后他终于说话了。

“年轻人没人敢‘愚’你,他们就让我试试,哈哈!”他又是一阵的狂笑。

我们让不同的人‘愚’了。但是,‘愚’我们的由头是一样的,地点和时间居然也一样,妈的,这世界居然还有这巧的事?我暗暗地想。

在咖啡屋停车场分手时,她什么也没说,上了自己的路虎大吉普车,挂上挡,猛的加大了油门,人与车瞬间即逝。

“这是我们的‘愚人节’!”这是她当天晚上给我发的短信。

黑龙江哪里医院能治癫痫
广东癫痫病康复医院
武汉癫痫医院哪个好

友情链接:

差以千里网 | 河南木托盘 | 快龙进化 | 长途大巴查询 | 聚氨酯是塑料吗 | 东盛丽都 | 阿狸击杀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