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萧亚轩潇洒小姐 >> 正文

【八一】七十四枚弹壳(小说·旗帜)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枚炮弹带着尖利的哨音击中了李在灿面前下方的船舷,巨大的金属撞击和爆裂声震得他两耳刺痛,瞬间,他被爆炸产生的猛烈气浪掀飞起来,在空中翻了个身,又重重地掉落到甲板上,昏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感觉整个海面都安静了下来。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整条经远舰上火光四射,被敌人炮弹击中的爆炸不时闪起亮光,也不断有舰上被炸毁的残损物品飞上天又掉落下来,可是他的耳朵里却是一片寂静。他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一阵剧痛令他不由“啊”地叫了一声。他看了看手上,手上满是鲜血,顿时明白自己的耳朵被震聋了。

刚才和吉野号进行接舷战的时候,跳帮失败,李在灿他们失去了唯一的一次冲上敌舰,俘虏它扭转败局的机会。而且,这一行动引来了敌人更加疯狂的报复。在敌人猛烈的炮火打击下,经远舰伤亡惨重,舰身严重倾斜,但它仍然顽强地在海面上移动着,吸引着四条饿狼般的敌舰脱离了主战场。

李在灿拖着已经受了重伤的身体,爬向倾斜的甲板上方,整个甲板上已经没有了活着的人,横七竖八的都是死去的士兵。他数了数,一共七十四个,他强忍着剧痛和悲愤,摸索着,从一个死去的士兵身上脱下一件汗衫,又挣扎着从甲板上从开始捡起散落的步枪子弹,一颗,两颗,三颗……他一共捡了七十四颗,他把这些子弹包在汗衫里,掖在自己的腰带上,又打了个结,朝左右看了一下,拽过一条步枪,在硝烟和大火中继续向上爬。他的身后,是一条鲜红的血迹。

终于,李在灿的手抓住了船舷上的铁栏杆,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猛地向上一挺身,终于能够从船舷上看到后面的海面了。四条日本军舰正尾随着经远舰不停地射击,最疯狂的正是吉野号,它的侧舷上多门速射炮不停地冒出一股股火舌,大有将经远舰置之死地而后快的狂妄和凶残。

李在灿向四周扫了一眼,看到和他一样也是经远舰枪炮三副的张步瀛就倒在离他不远处,手里还握着自己的步枪。他又看了看身后甲板上的其他死去了的弟兄们,说了一句:“林大人,二位陈大人,众位弟兄,我给你们报仇!”就毅然扭过头,把手里的步枪架在船舷上,瞄准了远处的吉野号,他忍着伤痛,压上一颗子弹,咬着牙说一句:“林大人,这一颗是你的。”就扣动一次扳机。他又压上一颗子弹,再说一句:“陈大人,这一颗是你的。”“步瀛老弟,这一颗是你的。”

就这样,李在灿念一个名字,打出一枪,那铮亮的弹壳从枪膛里蹦出来,落到了甲板上向四处滚去……

吉野号的舰长河原要一这次是铁了心了,眼前这条已经开始倾斜的大清国的军舰在他持续一个小时的狂轰滥炸下,已然成了他碗里的肥肉了,击沉它,这是他此时唯一的想法。

这场日本军部蓄谋已久的海战开始之后,联合舰队已经相继击沉了包括致远舰、超勇舰、扬威舰在内的三艘北洋舰队的主力军舰,在河原要一看来,这场海战的天平已经开始向日本联合舰队倾斜,这甚至是整个日本海军和北洋舰队之间实力的决定性变化。就好像贪婪凶残的饿狼看到了嘴边的新鲜肥美的羊肉那样,口水都已经从河原要一的嘴角开始往外溢,河原要一不由自主地摸了摸下巴,咂了咂嘴唇。

这场海战是包括他在内的日本军部掌握国家政权,推动大陆政策的第一步,他们把整个日本国的家底都拿了出来,要跟北洋舰队死磕,败了,那建立一个大陆上的大日本帝国就成了白日一梦;若胜了,他们就会获得向大清国索赔的机会,并进一步索取更多的进入大陆的机会。这可是事关国运的一战,所有的日本兵们都在为这样一个巨大的赌注和疯狂的目标而搏命。

在刚刚过去的一个小时前,当致远舰在撞向吉野号的途中被密集的速射炮击中了鱼雷舱而沉没的那一时刻,经远舰作为致远舰的僚舰,见状便义无反顾地冲向了日本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打乱了第一游击队的阵脚,并且还尝试对吉野号进行接舷战。这种大胆的行为让河原要一惊出一身冷汗,他一面重新组织第一游击队,一面下令第一游击队的其他三艘军舰围堵经远舰。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这正是经远舰管带林永升的意图,林永升看到日本军舰大多航速高过北洋舰队的军舰,而且都装备了速射炮,火力密度也大过北洋舰队,尤其是第一游击队对整个北洋舰队构成了极大威胁,不仅击沉了致远舰,而且北洋舰队的两艘核心主力舰定远舰和镇远舰也被紧紧缠住,就好像被一群饿狼围攻的狮子一样无法发挥重炮的优势。林永升见状,立即命令经远舰冲击敌方第一游击队,吸引敌人火力,为定远舰、镇远舰进入阵位发挥重炮优势打击敌人创造机会。

可是这样一来,经远舰就把自己完全置于了敌人第一游击队四首军舰的火力打击之下了。敌人这四首军舰的火力明显要强于经远舰,虽然,经远舰在吸引敌人的过程中也重创了敌舰比叡号,而且还差一点成功对吉野号进行了跳帮作战。可是,自身却因此而遭受了更为猛烈的炮击,船上多处起火,弹药舱也在大火中殉爆,大量海水涌进水密舱,造成船身严重倾斜,航速也比之前更慢了。

躲过一劫的河原要一此刻站在舰桥上,用望远镜看着即将沉没的经远舰,嘴角露出了轻蔑的微笑。

突然,一发子弹击中了他身边的一名通讯兵,那个士兵惨叫一声倒地身亡。河原要一惊讶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士兵,他的脸部渐渐扭曲,眼中露出由惊恐转向恼羞成怒的神色,他拔出指挥刀,指向经远舰,狂叫道:“击沉它!给我击沉它!”

就在林永升下令冲击敌人第一游击队的时候,经远舰的枪炮三副李在灿就在脑中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快步跑进指挥塔里,向林永升一拱手:“林大人,我有一个想法,不知能不能行!”

林永升说:“说!”

李在灿说:“大人,现在,敌我双方的形势很明确,我舰航速、射速都慢于日本军舰,和敌人硬对硬的来,显然占不到上风。所以,我想在我们冲进敌人阵型的时候,若能够和敌人接近,不妨进行一下接舷战。有可能的话,还可以组织敢死队进行跳帮,把敌人的军舰俘虏了!”

“啊!”林永升很惊讶,跳帮作战是风帆时代海战的一种常见战法,对于在这样的蒸汽动力的铁甲战舰之间的海战中实施跳帮作战,林永升还是有顾虑的。但他也显然被李在灿的这个近乎疯狂的想法给感染了,他说,“好!你的想法很大胆,可是……”

没等林永升把话说完,就有士兵前来报告:“禀大人,右侧舷副炮已经没有炮弹了。”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林永升心中一阵焦急,如果在和敌人进行对冲的过程中,没有了炮弹,不能进行有效的反击,那无异于是狼入虎口,成了敌人的活靶子。他说道:“报告各炮位的弹药情况!”

士兵回答:“回禀大人,前主炮还有十一发,左舷副炮还有十六发,两门75口径克虏伯副炮还有不足五十发,甲板上两门哈奇开斯机关炮还有两箱,共五百发炮弹。”

这点弹药在这场激烈的海战中根本就起不了什么作用,尤其对方是野心勃勃的日本海军。林永升心中非常清楚这一点,这些炮弹很快就会打光。组织敢死队跳帮,虽然是一招险棋,但这或许正给身处险境的经远舰带来一线绝处逢生的希望。

李在灿也意识到形势的严峻,他急切地再次恳请林永升:“大人,事不宜迟,敌人的指挥舰就是吉野号,刚刚,邓大人就是想通过撞击以图击沉它,这次我们不妨还以它为目标,如果能俘虏了它,那将大大消灭敌人的士气,助长我海军将士的威风。”李在灿快速地说道,“请大人指挥军舰进行对冲,我去组织敢死队!”说完,李在灿用热切的目光看着林永升。

林永升充血的双眼盯着远处的吉野号,稍作思忖,说:“好,就这么定了!命令,目标吉野,全速接近!李在灿,命你马上组织一支敢死队,和敌人进行接舷战,必要的时候,实施跳帮,俘虏敌舰!”

李在灿立刻转身出了指挥塔,他站在舰桥上,迎着猛烈的炮火大声喊道:“弟兄们,小日本儿太猖狂了,妄图依仗船坚炮快消灭我们,我们岂能让他得逞?”听到李在灿的话音,许多士兵转身看着他,李在灿接着说:“弟兄们!报效国家的时候到了!不怕死的,拿上枪,在甲板上等待时机,跟我一块跳帮,去俘虏他狗日的小日本儿!”

“好!”“就听大人的!”士兵们正在为无法对敌人进行有力的还击而感到憋屈呢,听到李在灿这样的号召,群情激奋,他们响应着李在灿,纷纷拿出自己的步枪,到甲板上集合,李在灿看了看,大约有百十个弟兄,正聚拢到他的身边。

看着吉野号越来越近,李在灿命令弟兄们:“都到船舷边隐蔽,等吉野号接近了,先消灭它甲板上的水兵,然后听我号令,进行跳帮!”

所有士兵都猫着腰隐蔽在船舷后面,紧盯着渐渐接近的吉野号……

一百米……

八十米……

六十米……

敌舰上的人影已经近在眼前了,“打!”李在灿一声令下,“啪啪啪……”一阵排子枪响过,吉野号上很多敌人的士兵应声倒下,李在灿眼里看得清楚,他紧接着发出第二次命令:“弟兄们,都瞄准了,打!”又是一阵排子枪,又有一些日本水兵应声倒下,剩下的如梦初醒,纷纷寻找藏身之处,一时间,吉野号上的舰炮的射击竟然都稀落了下来!

这让河原要一震惊之后异常恼怒,他狂叫着:“射击!射击!”并拔出手枪击毙了两名躲藏在角落里的士兵,其他的士兵才回过神来,慌忙战战兢兢回到炮位上,开始了还击。

第一游击队的其他三艘军舰也更加疯狂地向经远舰射击,管带林永升不顾敌人猛烈的炮火,站在指挥塔上指挥着经远舰向吉野号全速挺进,一枚炮弹呼啸着在指挥塔附近爆炸,李在灿心里一紧,不由大喊一声“林大人!”

一代海军名将林永升在敌人的猛烈炮火中壮烈殉国。

经远舰和吉野号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舰炮已经起不上作用,吉野号上的日本士兵也都慌乱地跑回舱室取出步枪,开始和经远舰对射。

近了,更近了,两条船的船头已经开始重叠,李在灿看得清楚,他压抑住林永升牺牲带来的悲愤,命令敢死队:“弟兄们,准备跳帮,为林大人和死去的弟兄们报仇!”

与此同时,河原要一也看出了经远舰的意图,他慌忙大喊着:“集中火力,压制敌人,阻止他们跳帮!”众多日本兵也开始瞄向船舷处射击,一时间,密集的火力压得李在灿他们抬不起头。

眼看着两条船已经完全重叠了,船帮靠得很近,不时挤压在一起,巨大的摩擦力蹭出一片片火星,发出一阵阵尖利的响声,跳帮的时机稍纵即逝。李在灿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大喊一声:“弟兄们,跳!”提起枪就窜了出去。

然而,就在李在灿一只脚刚刚踏上船舷的时候,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膝盖,巨大的推力和疼痛让他一下子后仰跌回了经远舰的甲板上。

倒下的李在灿看到,跳帮的士兵们纷纷中弹倒下,有的直接死在了船舷上,有的中弹跌落到了海水里,一部分成功跳上敌舰的士兵也因势单力薄被敌人包围射杀……李在灿悲愤又惋惜地用拳头捶了一下自己受伤的腿……两条船很快就交错相背驶开了,距离越来越远。

接舷战失败之后,随着两条船逐渐离开,敌人的炮弹也开始在经远舰上再次爆炸起来,然而,经远舰还击的炮声却越来越稀少,直至完全沉寂下来。李在灿知道舰上已经没有炮弹了,他不甘心,趴在船舷上,盯着不远处的敌人第一游击队的四艘军舰,血红的眼睛里全是愤怒的火焰,直到他被炮弹震昏过去。

更多的炮弹击中了在艰难行进中顽强支撑的经远舰,濑户炸药填充的炮弹在它的全身燃起熊熊大火,不断有穿甲弹穿透它的侧舷在船舱内爆炸。它更加倾斜了,航速也更缓慢了……

从它开始冲击敌人第一游击队之后的短短一个小时里,管带林永升牺牲,大副陈荣牺牲,二副陈京莹牺牲,全舰231人,非死即伤,在这最后的时刻,只有三副韩锦在驾驶舱操纵着经远舰向着海岸方向驶去,吸引着四艘敌舰远离着主战场,还有就是甲板上的李在灿,他正顽强不屈地用步枪一枪一枪还击着敌人!

而此时,河原要一的心理也在慢慢起着变化。他盯着这条摇摇将倾的军舰,想到它已经几乎丧失了所有的战斗力,却还在顽强地挺立着,还有那舰上的士兵顽强地用零星却又不间断的枪声展示着不屈。听着“隆隆”的炮声间隙里尖利呼啸飞过的子弹声音,这让河原要一不由对眼前的对手——经远舰和它上面那名用步枪射击的士兵心生一丝敬意。他挺了挺腰杆,略一低头,面色凝重地看着对手一次比一次艰难地承受着被炮弹击中后发生的爆炸。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在李在灿的身后还有四万万同样顽强不屈充满血性的中国人,以及那悠悠几千年积淀而成的民族文化和性格传承,这岂是它自吹自擂的“大日本帝国”凭借一个“武士道”精神就可以战胜的呢?即便它日本在这场倾尽国财的豪赌中赌赢了,那也只会是暂时的,没有资源的日本,又凭什么耗得过地大物博的大中华呢?

舰身越来越倾斜,经远舰的行进越来越艰难,李在灿此时已经感觉不到爆炸的声浪带给他的震动,他在一片寂静中,倔强而又机械地从腰间的布包里重复着摸出一颗一颗子弹,压进枪膛,瞄准吉野,射击,再射击……

七十四枚弹壳蹦落在甲板上,仿佛有七十四个不屈的英魂在硝烟弥漫中映着落日的余晖,闪耀着光芒……

山东重点癫痫病医院
癫痫大发作的症状
青年癫痫要怎么处理治疗

友情链接:

差以千里网 | 河南木托盘 | 快龙进化 | 长途大巴查询 | 聚氨酯是塑料吗 | 东盛丽都 | 阿狸击杀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