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那年冬天起风了 >> 正文

【海蓝·小说】巧妻常伴拙夫眠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尘世间最为复杂、也最难处理的事情,可能也就是男婚女嫁,这其中隐藏着许多学问,要不怎么就有那样一句老话,叫做“巧妻常伴拙夫眠”,讲的确实挺好。

其实男女配在一起,很简单也特别容易,四个眼珠子碰在一起,只要互相都能看好对方,心里再有些欢喜,一桩美好的婚姻也就能做成。问题是,眼下看好的事情,过后未必就还能满意,这山看了那山高,走到哪儿都是这样的道理。另外瞧到仔细时,绿水青山无非就是些尘土和水气,别人看的好都不能算数,还要当事人自己心里能品出个甜蜜才可以。

男人和女人不是一回事,男人讲的是心胸,女人看的是仔细,这就是差别,日久天常就分出个山高水低。那心胸讲的是远大,仔细说的是事理;那远大就容易看空,仔细也常常会落入刁钻,于是多数男人就一生平淡,而多数女人就总是怨天怨地。

薛广元是北宋末期的一名下级武将,因为他所在的队伍被金兀术的人马打散,回归无望之后他便躲进了深山老林里来。薛广元心里一直都在想着该如何才能重新再投靠到队伍中去,当兵吃饭是一回事,想着出人头地始终都是他的奋斗目标,只是队伍散了之后,有些事情便被他想明白了。都说大宋朝一代不如一代,就那种带兵打仗的制度,最后也就把武将们都给困死。挑主要的说,“崇文抑武”是宋朝最大的失败,高级将领们手中都无权,另外还频繁的调动,官不识兵,兵不认将,遇有重大战事,所有的事情都是临时任命,要不怎么就有了后来的“靖康之变”。那个耻辱就是武将调动起来不及时、不到位,另外那些兵卒短时间内根本就不服管教,将不带兵,最后的结果就是打败仗。

薛广元躲到深山之中,他并没有闲着,因为过去一直都带兵打仗,他现在已经习惯了去管教着部下,遇到事情他就要吩咐别人、指挥别人,身边这些逃难的人都拿他没有办法,因为他有一身的力气,又与金兵打过仗,还有他那一身的功夫谁都比不了。另外他骑在马上,提着枪瞧着就够吓人的,所以他管着别人,大家也就默认了下来,时间久了之后,大家也就认下了薛校尉这个人。只要有人说,这是薛校尉吩咐的,人们即使不想服从那也没有别的办法,就只能顺着他的意图去执行。薛广元主要就是指挥这些难民往哪个方向逃跑,另外大家都得把吃的东西和钱财拿出来统一分配,只有这样,人们才算是真正找到活命的机会。

在逃难的人群中,有这样一对母女,她们虽然一直都相互照料,但仍然就饿得几乎就要丧失了性命。母亲本来就体弱多病,眼下她已经无法能跟得上逃难的人群,女儿英娘就经常哭泣着要和母亲死在一起,于是她们俩就多次被人群拉在最后面。这一天,薛广元就再次与英娘相遇到一起,他便冲着她吼叫起来,说赶紧起来走吧!英娘因为已经抱有要寻死的心思,她也就没有在乎,说你咋乎个啥!你就不如一枪挑死了我们!

瞧见英娘满脸怒气,薛广元反倒苦笑起来,他心里非常清楚,英娘和母亲已经饿得没有了力气,自己之所以要逼着她们走,就是不忍心眼看着她们俩饿死。翻过前面这个山头,只要能组织这些人再做一顿饭,他们也就算是找到了活路,因为再往大山里面去,金兵也不可能再朝前追赶,那时人们也就能够轻易找到吃的了。英娘已经抱定了一死之心,她便不再理会薛广元,就只管伏下身子来照看着娘亲。不想恭广元突然就从马上跳了下来,他从怀里掏出一块干粮,随手就递了过来。英娘一把抓过去,她先是朝嘴里塞进去一口,然后就提起身边的水胡芦灌了下,再使劲的嚼了嚼,便赶紧就冲着娘的口里喂过去。

还是赶紧起来快走吧,扔下你们我也不放心。薛广元低声讲着,说你们已经被拉在了最后面,即使金兵追不到这里,等着你们的也只能是被饿死。英娘虽然轻轻点了下头,可她还是回了句,说早晚都是个死,就让我们死在这里吧。薛文元很无奈的摇了下头,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不管用,因为英娘已经不害怕死了。他的眼神也一直都瞧着英娘,他觉得她应当还有其他的家人,或许是和那些人跑散了。她可能还有丈夫,按年龄推断,她也应当有一两个孩子了。这样想着,薛广元便动了恻隐之心,现在即使就让她想歪了,那也就只能如此,他再也想不出别的办法。薛广元朝前迈了一步,他先将英娘和母亲分开,回手就把她抱了起来,然后就朝自己的战马走来。英娘在第一时间就惊呆了,她没有想到薛广元会抱起自己,更没有想到他竟然就让自己抛弃母亲,于是她便惊慌的叫起来,说放下我!我不能扔下娘!薛广元根本就没有理会英娘,他把她放到马上,这才轻轻的说了句,说你先坐好了,我又没说让你把娘扔下。回过身他把英娘的母亲抱过来时,她才不好意思的冲着他笑了下,说我刚才没弄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逃难的人群,零散的队伍沿途有十几里地那么远,有些人半路上就想退出,他们已经累的似乎就再也翻不过前面的那座山去。很多人都有英娘这样的想法,死活又能如何?薛广元看得非常清楚,所以他才一直提着枪驱赶着这些人。而现在因为已经把马匹让给了英娘和她母亲来骑,薛广元也就没有办法再去顾及那些想逃跑的人。

骑在马上的母女,她们忽然就低声说起了什么,两个人似乎就有了什么闲心。薛广元没心思和她们一般见识,他现在心里想的是,再朝前追赶一会,或者就等到爬上山项时,自己再回来去围追那些逃跑的人。英娘忽然冲着娘说了句什么,她的脸已经红了起来,而且还把脸转向了一边。薛广元这才嘀咕一句,说你们要坐稳了,马上就要上山了。

小伙子,你把马停下来,我有话要和你说。英娘的母亲转回身子用低微的声音冲着薛广元讲了这么一句,说我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英娘就用力抱住娘,因为娘的身体已经倾斜的很严重,她差一点就把英娘也给带过来,那样娘俩就都会从马上翻落下去。薛广元赶紧伸手扶了一下她们,便顺势带住了马,说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小伙子,我就把英娘托付给你了。英娘的母亲这时脸上已经冒出了汗水,她连讲话都已经非常困难了。她的目光直直的瞧着薛广元,似乎在盼望着他马上就能给出答复。薛广元非常熟悉这种白毛汗,在战场上,那些将要临死的人,他们的脸上往往就会冒出这样的汗水。看到英娘就要抱不住了,薛广元赶紧一把抱住她们,并对英娘说你先放开手吧,你娘的情况很严重。

把英娘和她母亲放到地上,薛广元便赶紧吩咐,说快把水胡芦拿过来。可英娘的母亲却一口咬定要薛广元答应自己,说你就娶了咱们的英娘吧,她是个好孩子,如果不是耽搁了婚事,她也不会等到现在。薛广元就劝阻着她,说老人家,你现在不要再说话了,我不是那种贪图女色的人。英娘这时却突然讲了一句,说就算是我们贪图你了行不行?你就答应我娘一句吧!薛广元这才冲着英娘的母亲点了下头,说我答应你了。

傍晚时分,英娘的母亲便咽了气,她从马上下来之后,就再没有缓过来,或许是因为把英娘的事情安排出去,她便不想再坚持了。

第二天早起时,薛广元亲自动手掩埋了英娘的母亲,同时他还在极力的安慰着英娘。在这之后,两个人先吃了一些干粮,然后便同乘一匹马起程上路。他们走的这条路线,就是沿着秦岭的余脉向深山撒离,后来他们才知道,金兵并没有再来追赶,但这些人却一直坚持朝大山深处撒退。就是从这时起,薛广元便和英娘生活在了一起。

进入到大山深处,首先的事情就是要安顿下来,于是他们这伙人便寻找了一处比较宽阔的地方安营扎寨,从此一个暂新的部落便由此诞生,当然还是由薛广元来担任守领,他也愿意管着那些闲事。

如果按照英娘的意思,她早就不想让薛广元再去管着别人,可她却约束不了自己的男人。而薛广元始终都认为,自己必须要对这些难民负责,似乎离开了他的照看,这些人一天都生存不下去。

就是从这时候开始,薛广元夫妻的性格很长时间都合拢不到一起,要么两个人就不说话,要么就自己做着自己的事,除非必须要随着队伍转移,两个人才会骑在一匹马上,平时他们俩就没有几句话可说。后来是英娘生了孩子,她才慢慢学会与男人该怎样进行沟通,因为很多事情她如果不与薛广元讲清楚,他真就什么都不懂。

夫妻之间有一种关系最不好处理,就是相互都瞧不起对方。英娘在嫁给薛广元之前,本来她已经被爹娘许配了人家,只是当时赶上大金国入侵边境,丈夫又进京去赶考便再没有回来,连生死下落一直都不清楚。照实说男人离家时,金国还没有打到东京汴梁,他怎么都应当有个消息返回来才对,于是英娘就和爹娘守在家里等消息,她还曾经考虑要去汴梁找人,后来因为战事来的特别急,另外爹又死在逃难的路上,娘就几次与英娘讲,说战乱就随便嫁人吧,现在就只能寻求把命保住。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英娘才急匆匆的跟随了薛广元,直到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她才发现,男人的心并不只属于自己一个人,他心里想的事情太多,很多时候她都会认为,薛广元是个没事找事的人。

后这他们这一大群人终于在山里定居了下来,寨子里从此也就有了正规的房子住。而这时英娘与薛广元的矛盾才终于暴发了出来。他们俩个就是经常吵嘴,薛广元不喜欢与女人一般见识,多数时候,他都是我行我素。而英娘知书懂礼,另外她也是摸透了男人的脾气,当然她也希望男人能和自己一样,但薛广元却一个大字都不识,他所拥有的就是一身蛮力气,另外他也不喜欢和女人纠缠在一起,如果能躲过去,他就肯定要回避,实在躲不过去了,他就会与与妻子讲,我是看在你娘的份上,不和你一样就是了。其实薛广元非常欣赏英娘,只是与她实在是没有办法能讲到一起去,他这才不想再和她正面交锋。有时候薛广元还会故意惹英娘,他讲过这样一句话,说我这辈子就是没听人家的劝,我要是不把你娶回来,没有这个家那该是多么的自在。但英娘却能够听明白,他讲的就是一句反话。

与薛广元有时候就一定要讲反话,这样才能引起他的重视。如果英娘想说,家里需要吃的东西了。她就会和薛广元讲,说你快去把那些粮食都送人吧,反正我和孩子也不想活了。薛广元就会劝她,说你娘当时和我讲过,让我好好的把你照顾好,我知道家里粮食已经不多了,我一直在想着这件事呢。英娘如果想让薛广元早点回来,她就会和他讲,说晚上你也不用回来了,我正好想带着孩子改嫁,我就去找个野汉子。

其实薛广元本可以把一些事情交给别人去管,可他却习惯去管理着寒子里所有的事物。比如寨子里需要种地了,他就反复去张啰种子、农具等事项,似乎随便一件事离开他都玩不转。后来英娘就抓住他的毛病,开导他遇事要多动脑,这样才会被人更重视。英娘与他讲权威的形成过程,说只要能抓住几个主要的部下,到时候再去检查落实的情况就可以,皇权就是这样形成的。

英娘就是要和丈夫强调,寨子里的有些事情必须要交给手下的人去做,到时自己能过问一下也就可以了,但要把一部分权力也同时交给手下的人。夫妻俩因为这件事情还打了赌,结果真就和英娘说的一样,手下的人做的都非常好,于是薛广元才真正坐在了寨主的位置上。

对身边的那些事,可以说英娘比薛广元看的要远,即使就是那些男人之间的勾当,英娘也能够讲述清楚。她就与薛广远这样讲过,说你的心思我都知道,你不应当和手下的那些人一起去那样做,你如果想占有哪个女人,那就想办法去把她明谋正娶回来,你现在已经在管理着整个山寨,你要把这里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都一视同仁,不能再象逃难时的那个样子了。

有些事情英娘早就听说过,寨子里有些女人不守妇道,也是因为在战乱期间她们失去了丈夫。于是一些男人便乘机来找便宜,结果就得多少送给这些女人一些好处,于是寨子里就经常会发生一些偷盗的事情。

经过英娘的指点,薛广元便下令,让那些没有家庭的人都要尽快的成家。

五千多人的大寨子,管理起来确实不容易,就是吃住这两大块,一时半会也很难安顿妥当。英娘与薛广元安排了这样两件事,男人必须都得出去做工,每天都要按时作息,有所收获才可以吃饭,否则就要受到惩罚。女人在家也不能闲着,缝缝补补,洗洗涮涮,种菜烧饭等事情做好了才可以。在这个过程中,薛广元又娶回来两个女人,因为寨子里的女人不安排出去,她们就只能依靠出卖身体来维持生存。另外这些事英娘也听说过,如果不把这两个人带回来,她们就会在暗中分享过去自己很大一部分利益,而把她们俩招集到身边,不管怎么说,既节省了一大笔支出,她们俩也得接受自己的管理。通过这样的安排,寨子里很快就安顿下来,先是把男人们的心都给收拢住,另外他们外出干活的心思也都稳定了。

寨子建立的第三年,便开始有了外来人口,他们图奔的就是“薛家寨”这个名号,远近很多人都听说了这里有一处世外桃源。另外人们也都打听过英娘的事迹,就是通过这些外来人口,他们都认为英娘是位女中豪杰,于是薛广元才正式在英娘面前低下了头,这时他已经服气了。因为地里收获的粮食已经有了节余,英娘便及时提出,家家都要缴纳税银和税粮,以便做为寨子里的储备之用。

癫痫病要如何进行治疗
癫痫病治疗的药物有什么
羊角风的分类有哪些呢

友情链接:

差以千里网 | 河南木托盘 | 快龙进化 | 长途大巴查询 | 聚氨酯是塑料吗 | 东盛丽都 | 阿狸击杀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