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丽彩壁纸 >> 正文

【看点】迎亲(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九十年代,生活刚刚好些,基本家家户户餐桌上都见了肉。

老王家也一样,王老头叫王恩,生在建国初期,自幼失去双亲,村里的乡亲见他无亲无故的,都来照应他,长到十七八岁,勤劳能干,很得村里乡亲们喜欢,村东的牵线老头,村西的跑腿媒婆都来帮他张罗媳妇儿。

村里干部给他分了三间平房,第二年娶了邻村张家的姑娘,小两口很懂得感恩,不怕苦累,响应国家号召,集体搞生产,日子过得倒也快乐。

第三年添了个大胖小子,王恩还高兴地跑到父母坟前报了喜。

一转眼到了九十年代,儿子也二十多了,长的高大帅气,英俊不凡。叫王恩两口子高兴的是,这孩子不但聪明,学会了修车,还带起了徒弟。

唯一不叫王恩两口子顺心的是,孩子在外地修车,一年难得回来一次,媳妇的事还没着落。

这年冬,儿子王飞回家过年,张氏叫过儿子:“飞啊,你在外面这些年学艺,有没有相中的姑娘啊?”

王飞一听乐了:“妈,我还小呢,不着急。”

王恩旁边听了一拍桌子:“你都二十四五了,还小呢?老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能来回跑了。还不着急啊。你不着急娶媳妇,我们还想早点抱孙子呢!”

王飞蹲到王恩面前,拉住父亲的手:“爸。我是这么想的,等我把修车的手艺学得更精了,到时候我再回家,那时候我就不走了,就在咱们县城开一家汽车维修店,娶妻生子,陪着你们,就不出去了。”

张氏一呶嘴:“哄我们吧。还不知道你们现在年轻人的小心思啊。就知道趁着年轻的时候玩儿,玩儿够了,再考虑结婚的事儿。”

王恩一瞪眼,用手指着王飞说:“你小子别给我动这小心思。咱们可是正经人家,别像咱村李家那个小瘪犊子,三头两天地在外面泡人家小姑娘,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再把人家甩了。还美名其曰叫什么开放。你要是敢在外边搞开放,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儿子。”

王飞乐了:“爸,你自己生的儿子,就这么不放心啊?”

王恩从口袋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着了,深吸一口:“要想叫我们放心也简单。趁过年放假你在家,把亲事给我定下来。”

王飞不乐意了:“爸,您这可就太急了点吧。这么早结婚,我还怎么在外边安心的学习啊?”

张氏见了,赶紧拉住王飞的手:“飞啊,你可先订婚,等你学习回来再结婚,两不耽误嘛!”

王恩一点头:“就这么定了。你回来之前,邻村的郝媒婆就来过几次,说的是前村的姑娘小梅,和你小学一个班的。大人之间都有交情,也算是摸得着根底的人家。”

张氏拍了拍王飞肩膀:“郝媒婆可给我透露了,听说高中的时候你们俩还相互写过纸条,也算都有点意思。这还是小梅父母托的媒人,就这么定了吧。”

王飞听说是同学小梅,想起上小学时的那个同桌,一个鼻涕虫似的小姑娘,时常穿着一件四季不换的红色带补丁的外套。可是到了初中以后,这姑娘长开了,出落得亭亭玉立,杨柳细腰,细眉明皓,悬胆准头,樱桃小口,说起话来就像百灵一样,很讨人喜欢。初中到高中,追她的男同学都能组成一个加强排。可小梅对谁都不敢兴趣,唯独私下里给王飞偷偷地递纸条。

王飞听说是小梅,不经意地笑了。

张氏一见,喜上眉梢,不等第二天,就赶紧骑上自行车奔了郝媒婆家。

郝媒婆得到信儿,自然乐得愿意跑腿,没个三两趟,这门亲事成了。

腊月二十四,郝媒婆来到王家,一进门高声说道:“恭喜贺喜,这门亲事一切顺利,只剩下商谈彩礼的事了。”

张氏听到郝媒婆进了院子,赶紧出来拉着郝媒婆进屋,坐到火炉子跟前:“老嫂子,可麻烦你了,这大冬天的,叫你跑来跑去,还耽误置办年货。当家的,赶紧给老嫂子沏茶。”

王恩满脸带笑:“老嫂子你坐着,我给你沏茶。”

郝媒婆从腰间抽出大烟袋,解下荷叶包,张氏见了赶紧接过来,拧满了烟叶子递给郝媒婆,郝媒婆把烟袋锅子伸到火炉堂口吸着了,吐出一口烟:“我说大兄弟,还泡啥茶,太见外了。”

王恩端着茶碗过来,放到郝媒婆下手的小桌上:“不见外。”

王恩端过一个小板凳也坐下,望着郝媒婆。

郝媒婆吸了几口烟,慢慢地说道:“这门亲事也算没白跑。媒人礼先不说,就咱们这里结婚风俗,现在不比以前了,你们也清楚。男方必须要有房,你们也符合,钱多钱少也得凑活着把亲定了。咱不说一包在内的。就这平时的定亲彩礼,一般都是六千六、八千八。结婚一切用的都是男方操办。必须要有的三金三银不能缺,冰箱彩电洗衣机,大摩托必须要有。”

王恩夫妻连忙点头。

郝媒婆吸了口烟,喝了口茶水,接着说:“女方家知道咱们小飞可是修车的,人家也不求别的,修车的总得买辆车吧,要是家里觉得紧张,没事,这事儿我去说和,也许能给免了。”

王恩夫妻相互看了一眼,张氏说:“紧紧也就过去了,大不了借点钱,总得操扯呗。”

郝媒婆听了一拍手:“我就知道你们都是痛快人。再说了,小飞修车日进斗金,你们也不在乎这俩钱儿是不?!”

王恩夫妻只是咬着牙笑笑,点了点头。

郝媒婆把烟袋锅在炉子角磕了磕,又装上一袋,伸到炉膛子点着吸了口,刚要说话,门帘一挑,王飞进来见到郝媒婆,叫了声:“郝姨来了?”

郝媒婆见是王飞,高兴地说道:“哎呦!这不是小飞吗?几年不见,瞧这孩子长得,真是鼻子是鼻子眼是眼的,瞧瞧这身高,瞧瞧这相貌,真是百里难挑一,跟小梅可真是天生的一对儿啊!”

王飞拿个凳子坐下:“我说郝姨您就别夸我了,再夸我可就找不到北了。”

郝媒婆一拍手:“瞧这孩子可真会说话,多机灵啊。”

王恩就把郝媒婆说的和王飞说了一遍。

王飞听了沉思一下,跟郝媒婆说:“郝姨,你也知道,我在外面学习,活儿也忙,一年难得回来一趟,您看……”

郝媒婆听了笑道:“这个都知道,你这孩子有心,你也和小梅家人见过了,都是知根知底儿的,双方都没意见。人家大人也说了,知道你学习任务重,那边也忙,怕耽误你。这订婚嘛,给你两种选择,一个是一包在内,一个是平时的六千六、八千八。不过这个可能半路上人家置办嫁妆钱不够的话,你们还要多少出点。反正出多出少到时候人家都会还回来的。”

王飞听了问道:“那这一包在内怎么说呢?”

郝媒婆吸了口烟说道:“这个就简单了,人家也想到了,现在一包在内都讲究一万一,置办嫁妆基本都够。你们半路也不会再出钱。省得你出门在外还得担心家里。”

王飞点点头:“行,就一包在内吧。”

郝媒婆叼着烟袋,听了一拍大腿:“好。你这孩子痛快,就这么定了。你们把钱拿出来,我给你们捎过去。”

张氏陪着郝媒婆说话,王恩和王飞到了里屋,关上门,王恩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大红布包,拆开了,从里面点出来一万一。

王飞说:“爸,多拿一千吧。免得半路出什么幺蛾子。”

王恩说道:“行!咱就多出一千,这几年听说前村嫁姑娘的人没少半路出幺蛾子。咱多拿一千,也堵堵他们的嘴。”

爷俩儿拿着钱出来,交给郝媒婆,把话说明了。郝媒婆也点点头:“说的也是。我跑了这么多年的媒,也是最头痛前村那些嫁姑娘的半路出幺蛾子,闹得我也两边不落好。”

送走了郝媒婆,王飞跟王恩夫妻说道:“爸妈,你们也别上愁,我带回来一万五,现在还有三千,够咱们过个好年的。明年我在师傅那里多加加班,也能多挣点。结婚的时候咱们再借点,等我们结婚以后,我在外面再多干几年,除了还账,还能再剩点,回来我在县城开一家汽车维修店,那时候咱们家就不发愁了。”

王恩夫妻拍了拍王飞肩膀:“不发愁。放心吧。”

年前,王飞和小梅的婚事定下了,过了年,两个人在一起开心地玩了几天。过了正月初九,王飞告别家人,回到了师傅跟前。

这王飞为了攒够结婚用的钱,在修车店没日没夜地加班。

开了春,老王恩除了经营那几亩薄田,闲时也出去打个零工,建筑队、砖瓦窑、装卸工,有啥活儿干啥活儿。活忙的时候,回到家里张氏就给他捶背捶腿,时不时地埋怨:“你啊你,不说多大岁数了,还这么卖命。万一有个啥好啊歹的,我可咋办?”

王恩笑着安慰张氏:“放心吧老婆子,我还没活够呢,我还等着抱孙子呢。等孙子长大了,我还要带着你去学校看孙子上学,还要看着孙子娶媳妇,跟咱们生重孙子重孙女儿呢。”

张氏捶了他一拳:“瞧你说的,咱们能活那么大岁数吗?再说活那么大岁数,还不是拖累孩子们啊。儿子还好,要是孙子娶了媳妇,还不得把你扔到大街上,叫狗拖了去。”

王恩伸手把张氏搂在怀里:“那我也愿意。”

“你个死老头子,这么大岁数还没个正形儿的。”挣脱了,开始铺炕整理被子。

第二日,王恩找了个阴阳先生看了黄历,大喜的日子就选在腊月二十一。

到了夏天收麦时,郝媒婆来到王恩家,说小梅娘说了,如今物价上涨,年底还要结婚,王家给的彩礼钱不够置办嫁妆的,叫再出点儿。

老王恩两口子问还缺啥,郝媒婆嘴里叼着大烟袋叹了口气:“哎!前村嫁姑娘就好出幺蛾子,小飞还多拿了一千,没想到小梅娘说了,嫁妆钱不够,还差一个大件。”

张氏小心地问:“还差哪个大件?”

郝媒婆说:“他们说还差缝纫机和洗衣机,剩下的钱买缝纫机就买不了洗衣机,买洗衣机吧又买不了缝纫机。你说这事闹的。”

张氏说:“说好的一包在内嘛,怎么能变成这样啊?他们都想买啥东西啊,能花这么多钱?”

王恩看了看老婆,咬了咬牙:“好,为了儿子能娶上媳妇,这钱我们出了,说吧,他们要多少?”

郝媒婆抬起脚,把大烟袋在鞋底子上磕净了:“我就知道你们不是小气的人。他们说了,再拿一千。”

张氏一瞪眼:“啥?一千?”

王恩拉了拉张氏对郝媒婆说:“你先回去告诉他们,等我缓两天这钱一准儿送到。”

说完扯着张氏进了屋。

郝媒婆去传话不提,再说老王恩拉着老婆回了屋,从柜子里东凑西凑凑出了六七百,张氏流着泪说:“这可是这小半年你拿老命换来的啊。要不是为了儿子娶媳妇,我说啥都不能叫你动。”

王恩摇摇头:“老婆子,一万多都出了,就别心疼这点小钱儿了。如果咱们悔婚的话,那一万多可就打了水漂儿了,两下里一比对,就认了吧。”

王恩又借了几百凑足了一千,送给了郝媒婆,叫她捎过去,这件事总算过去了。

到了收秋时,郝媒婆又来传话:“我说大兄弟,你看我这个大媒做的,唉!”

张氏问:“又咋了老嫂子?”

“唉!别提了。”郝媒婆找了个凳子一屁股坐上去:“真气死我了。说好的一包在内,另外的花销没有,这可倒好,上次说的我没太计较,你们也又多出了一千算是摆平了。昨天把我叫去,又说别人家嫁姑娘都不用黑白电视了,换成大彩电家庭影院了。叫我和你们商量买彩电家庭影院的事儿。”

张氏听了张大嘴巴:“哎呦!咱们村结婚都是黑白电视,哪见过彩电影院是啥样儿啊?这不是难为人嘛。”

郝媒婆点点头,吸了口烟:“这也倒有,只是咱们县里还没卖的,要到市里去买。”

老王恩扯了扯老婆张氏袖子,对郝媒婆说:“你回去告诉他们,到结婚的时候,肯定会有大彩电影院啥的。”

郝媒婆一愣:“你叫我说啥好呢。大兄弟,我也老了,以后跑媒也跑不动了,等把小飞这事办好了,我也就歇了。”说完,郝媒婆走了。

张氏说道:“天哪,这大彩电影院是啥样的咱都没见过,去哪儿买啊?”

老王恩安慰道:“只能给儿子打电话了,叫他打点钱回来,你没听郝媒婆说吗?市里有卖的,这彩电影院啥的咱买。”

第二天王恩去小卖部电话亭给王飞打了个电话,把这事说了一遍。

王飞一听不乐意了,叫王恩等着,自己买了车票回了趟家,找到小梅把这事讲了一遍。小梅说这都是她妈要求的,自己也没办法。

王飞找了郝媒婆一起来到小梅家见到她妈,问置办嫁妆还需要多少钱,不够了自己再拿。

小梅妈自知理亏,赶忙说:“够了。够了。这就用不完了。”

王飞对小梅妈说:“我这次回来就是买彩电家庭影院的,如果还需要置办什么一起说出来。我一起办了。”

小梅妈自然不再说什么,王飞见她不说,拉过郝媒婆:“今天媒人也在,说好的一包在内一万一,我怕不够多拿了一千,没想到还是不够,上次我爸妈又拿了一千,现在都说出来,还差啥?”

小梅妈自然不敢再说啥,王飞见她不说,站起身说道:“既然啥都不缺了,那就这样。我买了彩电家庭影院还要回店里。到结婚时可别差啥东西不够了。”

小梅妈笑着说:“放心吧小飞,我也是为你们好不是,希望你们以后的日子过得比别人好,结婚的时候闹得比别人排场点嘛。”

王飞回到家,第二天去了一趟市里,买回了一台大彩电和家庭影院,嘱咐好了父母,就回了店里。

癫痫的最新治疗方案
杭州专治癫痫病
癫痫等几种少见类型

友情链接:

差以千里网 | 河南木托盘 | 快龙进化 | 长途大巴查询 | 聚氨酯是塑料吗 | 东盛丽都 | 阿狸击杀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