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吉利熊猫自动档 >> 正文

【江南】人生(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人生的旅途中没有看客。每个人只有一条属于自己的人生之路,这条路有平坦也有坎坷;有直道也有岔路;有荆棘也有沼泽;有平静也有漩涡……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在生活的煎熬中依然顽强拼搏挣扎的人们。

【一】

S市人民医院的病房里,时钟嘀嗒嘀嗒地走着。一个女病人浑身插满各种管子,头上包满了纱布。病床侧面的椅子上坐着个年轻人,忧郁写满了他无助地脸。他时而抬头看看输液管里那滴地极慢的液体,时而低头沉思……

方淑梅已经昏迷了两天了。两天前的夜里,她在骑车的路上被一辆轿车从侧面猛然撞倒后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这个年轻人是她在S市工作的儿子秦鹏。

他目睹了那让人触目惊心的一幕,当时他就在车里。刚刚和几个客户聚会喝酒后在赶往歌厅的路上。

他万万没有想到,倒下的竟然是自己的母亲。她不是在老家吗?怎么会出现在他工作的城市呢?

妹妹今年高考,他没敢惊动,只好硬着头皮给父亲秦志坚打电话。

父亲在深圳打拼,从秦鹏上大学后就没见过他,只是偶尔通个简短的电话。父亲在他高考前去了南方。后来母亲才告诉他,父亲和一个女人好上了,两个人一起去了深圳。从此他不愿意见到他,想到他心里就充满了仇恨。这次是没办法只能求助于他。

望着母亲插着针头的那双粗糙的手和那截让人触目惊心的断指,秦鹏的眼睛模糊了……

他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小城市,尽管生活条件并不太好,可他的童年很快乐,虽然父亲对他一直不冷不热但母亲把他当成掌中宝,这让妹妹很是嫉妒,也许是母亲重男轻女的原因,他一直这样认为。

他忘不了小时候母亲灯下为他缝补掏鸟窝撕坏的裤子;忘不了考出好成绩时母亲鼓励的目光;忘不了到S市读大学时母亲的叮咛和不舍;忘不了下岗后母亲坚强地推着自行车在寒冬里第一次叫卖冰棒;忘不了父亲走后母亲黯然地神伤;更忘不了母亲再就业后切割机切掉的那半根手指……

【二】

一只玉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他慢慢地回过头,是女友若兰。“吃饭了吗?,我带了两个包子”若兰惆怅地叹了口气轻轻地说。她知道秦鹏吃不下,两天来他都没出这栋住院部的大楼。

他们相处了一年,她了解他。他经常提到母亲对他的好。若兰是第二次来医院,虽然知道病床上昏迷的这个女人不喜欢她,但她必须还是要来,这是她心爱男人的母亲。这个来自农村的女孩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融入这个家庭。

她和秦鹏是在一次探亲的长途汽车上相遇的,那时候她要返回S市上学。车上就剩下两个位置,理所当然他们成了邻座。秦鹏感觉眼前这个女孩很高,皮肤白净,一头的自来卷发,一双纯情的大眼睛还有一对酒窝。若兰也对眼前的这个充满忧郁眼神的帅气男孩产生莫名的好感。

一路他们闲谈了起来。她是个大二的体育特招生——国家一级运动员。学的是通讯专业,身高174厘米。他刚毕业一年在S市地铁指挥部上班。

秦鹏工作后也没有改变自己不善言谈的性格,一路上都是若兰主动开口。她家有四个姐妹,她是老二,毕业想留在S市工作。

一段沉默之后,他们渐渐地睡着了。若兰渐渐地把头靠向了他的肩头,他并没有躲避。他嗅到了她身上传来的那淡淡地丁香般的味道。

汽车一路高速前进,到了S市的收费站。他们都知道,这短暂的旅程就要结束,也许今后再也无缘见面,秦鹏多想留下她的联系方式啊。可害羞的他一直隐忍着没有主动索要。“我们能不能留下个联系方式?说不定今后我毕业,你能帮上忙呢!”若兰主动的开口了。“好啊”秦鹏连忙回答。就这样他们相识了。

回来后秦鹏忙于工作,每每闲下来想到那次美丽的邂逅便无奈地摇摇头苦笑。他不是不渴望甜蜜的爱情,只是因为他才经历过一次“失恋”,他还没有走出那失败的阴影。

那是他初中毕业后遇到的一个女孩——好朋友的妹妹。虽然见到她就脸红,虽然没有和她说过几句话,可每当想到她或者心里默默念她名字的时候,都会产生莫名的激动。他暗暗发誓要为了她将来更好地生活而努力学习,一定要离开那个小城市,这样的信念支撑着他一步步艰难地走过每个关槛。

七年后,他毕业留在了S市,他煎熬着第一次写信表达了对她的好感和希望。苦苦等待换来的结果是女孩一直把他看成了哥哥……

【三】

从这后他不再对浪漫的爱情有过高地奢望。他认为若兰的出现也不过是昙花一现。虽然有联系方式,可他怕再受到伤害不敢去触及。

三个月后的某一天,他收到了X大学的一封来信。他立刻想到了那次偶遇中的女孩。不错,是若兰的来信。他激动地展开信,上面只有10个字——“我们缘于路遇,陌于无息”。

秦鹏从这简短的几个字里读出了她的信号。书信交往一段时间后,他们确立了恋爱关系。

若兰是400米和800米项目的国家一级运动员。每天都要训练,有时还要代表学校参加全国高校的比赛。有过相聚的美好也有过短暂地分别,两颗年轻的心沉浸在这美妙的爱情海洋里。

他忘不了校园里含情脉脉地促膝交谈;忘不了在她学校认的干父母家里举杯畅饮;忘不了那短暂分别后无限焦急地思念;更忘不了花前月下的拥吻。

若兰每次和秦鹏约会前都是在傍晚训练结束后匆匆地用冷水洗澡,几个月后冷热的交替她发现自己的腿关节开始肿胀并时而伴有疼痛。有时参加正常地下午训练也有点困难了。

秦鹏也多次带她去各大医院去查看,可是没有很好的效果。她含泪暂时放弃了热爱的运动场。两个人也经常奔走于各种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病的医院和偏方的路上。

秦鹏的母亲方淑梅在见到若兰并得知她的病后,私下告诉儿子这病好像很难彻底治愈。虽然女孩也很可怜,如果今后结婚会有很多的艰难在等着他。趁现在没有结婚放弃还来得及,一旦结婚就不好再把人家甩了……

秦鹏能理解母亲话语的含义。人生的道路上会遇到很多无奈地选择,虽然母亲对别人是宽容、善良的,可是儿子遇到这样的事情……她不能不管,不能看到儿子将来有这样一个拖累。

短暂几天的接触,若兰感觉方淑梅不喜欢她,总是对她很冷淡。秦鹏也不好直接告诉她母亲的想法。依然如故的疼她,爱她。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恋爱,他没有想过分手,更不会在她生病的时候提出分手。他认为只要两个人好比什么都重要,今后大量的治疗费,就是砸锅卖铁去借也不能放弃。可爱的姑娘,我不会放弃你,我要执你的手白头偕老。他被自己为这份爱的执着而感动着……

【四】

主治医生带着一群专家会诊后离开了。说她除了右腿骨折、大脑少部分血管破裂外主要是伤及到左侧的脑干,今后可能会带来行动上的失衡。若兰含泪安慰着趴在床头哭泣的秦鹏……

五天后,秦志坚带着愧疚出现在病房里。儿子打电话告诉他妻子方淑梅的情况后,这位多年没有出现的丈夫、父亲终于露面了。

他当年和一个女人“私奔”后,并没有和方淑梅办理离婚手续。每个月也只是象征性地寄来几百块钱用于两个孩子的生活费。没想到那个女人在他第三年自己办公司最困难的时候无情地离开了他。

父子多年没见,依然没有什么话题。秦鹏介绍完母亲检查的情况后便一个人悄悄地离开了病房。

他要去和肇事的那个客户朋友谈谈,这笔不小的费用这家伙只垫付了三分之一便几天没有再和他联系,如今已经欠了医院3。2万元。肇事司机是中铁某局在S市长期合作土方生意的小老板。出事后他找人顶包,同时也找到了交警系统的朋友,马虎地处理了此事。

两人约好地点后却不见那小老板的出现,再打电话他关机了。这让秦鹏非常地气愤。他承包的这段土方工程结束了,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在母亲住院期间找他签字拿到了工程款后竟然如此地对他。要不是秦鹏为了支付若兰的治疗费,悄悄地放大了些土方的工程量拿而到二万元的好处费,他真想立刻就去告他酒驾……

返回医院后,父亲已经交了拖欠的医疗费。这让秦鹏感到了些轻松。几天来他除了担心母亲的病情外最头疼的就是这笔医疗费。

他的工资绝大部分都用在了若兰到处求医治病上。很多医院都承诺如何如何能治好,夸大其词,可真的去了,钱花了效果并不明显。关键是若兰在稍微好点的时候又参加了高体能的训练,她想证明自己还行,更主要的是她不想总依赖秦鹏,只要能参加训练,学校会给予更多的补助和训练费。可爱的姑娘,也许你不知道这样做会更让你心爱的人难过!

秦鹏也隐讳地告诉父亲肇事司机的赔付情况,让父亲放心,由他负责追讨剩余的医疗费。

冷静下来的秦志坚问儿子方淑梅为何来S市。这也正是秦鹏想知道的,是啊,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两个人百思不得其解。秦志坚埋头陷入深深地回忆中……

【五】

当年他和方淑梅在同一个工厂工作。他是第二车间主任,她是一名普通工人兼厂宣传干事。她活泼大方,五官俊秀,组织能力很强,尤其是有一副好嗓子,可以说全厂1200多人没有不认识她的,这也让她成了厂里不少小青年暗恋和追逐的对象。

秦志坚利用工作关系上的便利,除了大献殷勤就是对她生活上的关心,不久就俘获了她的芳心……

很快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可她在一次来S市探亲后情况出现了点变化。对啊,他突然想起这个城市里,方淑梅有个叔叔,会不会是来这里投靠她叔叔呢?他们曾带着幼年的秦鹏旅游时来过她叔叔家,秦志坚依稀记得他的家庭住址。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让秦志坚回到了现实。一个客户在电话里大声地斥责他这批产品中出现了很多不合格的残次品,让他马上赶回去处理。

临行前,秦志坚给秦鹏留下了三万元钱。告诉了他方淑梅叔叔家的地址。

“等我回去后再打钱过来,你要好好的照看你妈,她这辈子不容易,有些事情等以后有空我再详细告诉你。我想去补偿你妈,我对不住她……”秦志坚哽咽地说。秦鹏第一次听到父亲对母亲的愧意,原来对父亲深深怨恨的冰河也渐渐有些融化。“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他坚定地说。

秦鹏按照父亲给的地址敲开了一户人家的大门。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用惊恐的目光望着他。“请问您认识方淑梅吗?”话语未落,老人用颤抖的声音急切地问“她出事了吗?几天没见她来了,我去了她租住的地方都说好几天没见到她人了。你是她什么人?她现在哪里?”。

“我是她儿子,她前几天出了车祸现在医院里,是我爸想起您,让我来问问看的”。“秦志坚?这个畜生回来了?”老头由于惊讶和气愤,不停地咳嗽着。“快,快带我去医院看看”。

老头和屋里的老太太交代了几句,急匆匆的跟着秦鹏赶到了医院。

病房里,若兰急忙起身迎接着这位老人。出门前秦鹏告诉了她去找他妈的叔叔。

“我可怜的孩子!你遭罪啦,你的命好苦哦……”老头慌忙趴在床头,看着包扎地几乎认不出模样还处在深度晕迷中的方淑梅。流着泪说。

稍微平静下来后老人幽幽地说:“你妈是个苦命人,十五岁就成了孤儿,我哥嫂都走的早……”他接过若兰递过来的一只削过皮的苹果继续说:“三个月前,你妈来到我这里,让我帮她租个房子,说要在这里打工。我帮她安顿好又托人找了几个钟点工的活儿”。他回头又看了眼病床上的方淑梅。“上次她来告诉我,说找到了好工作,遇到个好心人帮忙介绍到了医院做护工,工资也高,还可以住在医院里。可没想到她自己却住在病床上了……”老人又忍不住低头抽泣起来。两个年轻人惊讶地听着,秦鹏早已泣不成声。

为了给若兰治病,他都忘记了母亲还处在这样艰难地生活环境里,亲爱的妈妈,儿子对不起你,你总是说你过的挺好不缺钱……

“你妈说你交了个女朋友,是她吗?”老人看了眼若兰,慈祥地问。“嗯”秦鹏来不及擦去挂在脸上的泪水,连忙点头答应。“唉,你妈知道你舍不得离开她,她的病需要花钱。她说过让你离开这姑娘的话很后悔,所以她一方面来挣点钱帮你,另一方面也是想到医院做护工顺便打听治疗关节炎的方法”。若兰趴在秦鹏的肩膀上无声的抽泣着……

半个月过去了,方淑梅依然没有醒来,这可急坏了秦鹏,他找到了主治医生询问还有醒来的机会吗?医生当然不可能给出准确肯定地回答,这也许就是医院的“潜规则”。只是说有希望,再等等……

这期间为了表达对母亲叔叔的感谢,秦鹏带了些水果再次敲开了老人家的大门。这次迎他进门的是他的老伴,他出去买菜了。

寒暄过后,这位老人道出了一个惊人的秘密。原来秦鹏并非是方淑梅和秦志坚的亲生儿子。他们结婚前,方淑梅在来S市探望他们的路上,捡到了一个遭人遗弃的男婴。他身上留下的纸条除了记录生日外还说明了他是个私生子。

秦鹏听后如五雷轰顶一阵阵地眩晕,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医院的。

父亲留下的钱也很快用完了,这期间,秦志坚多次主动打电话询问病情并说这两天就回来。

癫痫反复发作的危害有哪些
小儿癫痫病常见病因
太原哪里有癫痫病医院呢

友情链接:

差以千里网 | 河南木托盘 | 快龙进化 | 长途大巴查询 | 聚氨酯是塑料吗 | 东盛丽都 | 阿狸击杀图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