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产后便血 >> 正文

【家园】暗恋(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小明刚刚毕业分到一个新单位,工作轻松而快乐。他为有这样的一个好单位而自豪。更让小明自豪的是,他来单位不久,单位一个女同事小芳一闲下来,就会来到他的办公室站在他桌前与他聊天。每次闲聊,小芳都会双手轻轻抓着小明办公桌的桌边,身子略微微曲,面带微笑侃侃而谈,这让小明心花怒放,他总感觉小芳对他有特别的感情,不久,他便深深地暗恋上了小芳。

小芳:“小明,这个周六我值班,可我有点事,能帮我……”

还未等小芳把话说完,小明殷勤地说:“我闲着,我来给你值班。”

从此后,只要轮到小芳双休日或节假日值班,小明都会主动为小芳值班。时间久了,已成了规矩,只要是节假日轮到小芳值班,不用小芳说,小明肯定会主动来单位值班。只要小芳说需要什么,小明都会千方百计地为小芳买来什么。然而,二年过去了,小芳却始终对小明没有明确表态,但她仍然接受着小明的关怀,小明也心甘情愿地为小芳做着本应小芳做的一切事务。

两年时间里,小芳始终不冷不热,这让小明非常痛苦,他为小芳付出的太多太多。他不知为小芳值过多少个节日的班,更不知给小芳买过多少生活用品,甚至下班,他都会打的将小芳送到家门前。小明想接近小芳,一次有意无意地碰一下小芳的胳膊,小芳脸上立时露出严肃而反感的表情,此时,小明开始怀疑小芳是否爱着自己。

小芳像往常一样到小明办公室闲聊,小明看到,同部门对面办公室里的小忠不时的从他办公室门前经过,每次经过,都会探过头向小明办公室里看看。小明开始仔细思考,他终于明白,两年来,小忠一直就是这样,只是他近来对小芳有了疑心才把小忠这一举动放在心上的。

一连几天,小明仔细观察,只要小芳到他办公室闲聊,小忠都会不时从他办公室经过,每次都会探头向里张望。几日后,只要小芳前脚一进小明办公室,小忠干脆后脚跟着进来,和小芳一起站在小明办公室闲聊。从这时起,小明对小忠很是反感。

慢慢地,小明发现小芳不进自己的办公室闲聊,但小明仍然为小芳做着小芳该做的事,小芳从未值过一个节假日的班,仍然是小明代劳。

办公室合并,小明搬进了小芳和小忠的办公室。小明这才发现,只要一闲下来,小芳便会站在小忠的办公桌前,弯下腰,两手轻轻抓着小忠的办公桌边,笑容灿烂的和小忠侃侃而谈。这让小明心里很不舒服。同样,小忠只要一闲下来,也会站在小芳办公桌前闲聊,他们的聊天的声音非常小,虽然小明的办公桌离他们很近,但他们聊天的声音小到让小明无法听到。

小芳和小忠的亲近让小明很是失落,但小芳依然从不值节假日的班,小芳像往常一样就是自己的班也从不给小明打招呼让小明代值,小明还像往常一样给小芳值着班。

又一个双休日,该是小忠值周六的班,小芳值周日的班。小忠对小芳说:“小芳,明日我值班,有点事,你代劳一下吧。”

小芳:“没问题,你忙吧。”

小芳回答完,小忠离开办公室上卫生间去了。小芳又对小明说:“小明,我突然记起来了,我明天也有点事,明天的班你都值了吧。”

小明:“你既然有事为什么还要答应小忠为他值班?”

小芳:“我突然记起来有点事了,不好意思呀,既然已答应人家了,不好改口的。”

小明:“那好吧。”

这个双休日,小明代小忠值了周六的班,周日,他还像往常一样又替小芳值了班。

一次上班,小忠一不小心,将办公桌上的水杯碰落在地,怀子碎了。第二天,小明一走到办公室门口,看到小芳正拿出一个崭新的高档杯子送给小忠。小明没有进去,他站在门口偷听。

小芳:“小忠,这是我爸单位发的,他一直舍不得用在家放着,我特意拿来送给你。”

小忠:“谢谢,这个怀子很漂亮,我非常喜欢。”

小芳:“这个双休日又是咱俩值班,一会小明进来,你再说你有事让我值班,然后我让小明给咱俩个都值上班。”

小忠:“我也是这么想的,要不,咱俩怎么约会呀。”

小明听到这里,眼里落下了泪水,他偷偷地擦试完泪,装着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走进了办公室。小明坐下不久,就听到小忠对小芳说:“小芳,这个周六我有点事,你代我值个班吧。”

小芳:“行呀。”

小忠又走出了办公室,小芳对小明说:“小明,我又记起来啦,周六我有事,我又答应小忠代他值班,还是你都值了吧。”

小明:“小芳,你的水杯坏了,我给你买水怀,可是,你却给小忠送水怀,你的班我一直替你值,你却答应替小忠值班,然后又让我去值,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对你……”

小芳接过话茬说:“小明,你自做多情,我给小忠送怀子谁让你看到啦,以后不许偷看我,见到我就将眼睛闭上,你卑鄙下流无耻!”

小明:“可我做错了什么?我一直对你这么好,你还要这么骂我?”

小芳:“我乐意为小忠干一切事,我不忍心让小忠为我做任何事,你就是为我干什么,我都不稀罕,更不会感恩,谁让你帮我的。你纯粹是自做多情!”

小明:“小忠有女朋友的,大家都知道的,而且他和几个女朋友都吹了,现在又有一个。”

小芳:“他有多少女朋友与我无关,我愿意,我就是喜欢小忠。你就是为我做了什么,我都不会喜欢你的。”

小明:“好吧,我明白了,不说了,我曾答应过你,我会帮你,这个双休日,你俩的班我都值了吧,但我声明,我累了,以后你俩的班,我不会再值了。”

小芳:“小明,你这么做就对了,谢谢啦。我们是同事,应该相互帮助的。对了小明,我现在需要五千元钱急用,你现在手头紧吗?”

小明:“好吧,我带着卡,我现在就给你到银行取钱。”

周六下午,小明替小忠值完班回家的路上,他揪心地痛,他不想回家,他想到偏僻的路上走走。夏天,太阳落山晚,日头正晒。小明来到城乡接合部的一片树阴下,一个人静静地走着,他听到林子里有响动,他放眼往去,看到小芳和小忠在林子里拥抱着,亲吻着。小忠揭开小芳的裙子,双后在小芳的屁股上揉搓着。小芳:“小忠,你要的钱我给你带来了,五千块。”说完,小芳从放在地上的坤包里拿出一个用牛包纸包装着的一扎钱递给了小忠。小明看到,那牛皮纸的包装,正是他借给小芳的钱。

小忠接过钱说:“谢谢。小芳,我有事要走,明天见。”

小芳:“这么快就走,拿了钱就走人呀。”

小忠:“天长日久,今天陪你一天啦,对了,明天我有事,明天就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小明不想再多听到什么,他擦试着眼泪默默的离开了。他想,他应该远离小芳,再也不愿为小芳干任何事情。

一段时间过后,小芳又开始站在小明办公桌前闲聊,小明心里委屈,总觉得没有了往日的情思,他低着头满脸委屈地有一句没有一句的应答着小芳。小芳觉得无趣,便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小明的父亲病了,急需用钱,他打电话想问小芳要回借他的五千元钱,可小芳说,她暂时没有钱。小明只好东借西借给父亲治病的钱。

这天下午下班,小明又来到那片林阴道上独自行走,走着走着,他又听到林子里小芳和小忠在说话。

小芳:“你得给我个交待,借我一万元钱,不和我结婚,你就得把钱还给我,其中有五千元还是我向小明为你借的。”

小忠:“我的时间不值钱吗?我陪你这么长时间,我把多少女朋友都吹了,这些损失,你如何陪。”

小芳:“我把一切都付给了你,你需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只差把心挖下来给你了,你咋能这样?”

小忠:“你把啥给我,我都不稀罕,说实话,我摔掉的女朋友,哪一个都比你好几十倍,你就别痴心妄想了,我只是和你玩玩,现在玩够了,我不需要你了,请你离我远点,我就谢天谢地了。”

小明听到这里痛苦不堪,尽管小芳深深地伤了他的心,但他从内心里讲,他始终还是喜欢小芳的,他为小芳而痛苦。

回到家,天已黑了下来,小明打开电视,躺在沙发上看着。虽然电视里的连续剧非常精彩,但小明根本无心去看,他越想越气愤,他如此地想着小芳,但小芳却把心付给了小忠。如今,小忠不知珍惜,又将小芳抛弃了。小明的脑子像爆炸了一样痛,他咽不下这口气,小芳借自己的五千元后竟然把钱又转借给小忠,他觉得这些年小芳一直在玩弄自己的感情。想到这里,小明从厨房里拿了一把尖刀,出门了。

小明要看小芳和小忠是否还在那片树林里,他便来到了那条道上,果然发现小芳哭着,小忠却指着小芳还在骂:“我说了,我们只是玩玩,一切都结束了,我现在已经玩腻了,对你没有任何兴趣了,是你自己发贱,我内心根本就没想追你。”

听到这里,小明怒不可遏,跑上前举起尖刀照着小忠连捅几刀,小忠躺倒在血泊中。

看到小忠死去,小芳骂道:“小明,我就是把自己割成肉块喂狗,也决不留给你,你杀了我最爱的人,你这个无耻的东西!”

小明听到小芳如此骂他,一气之下,又举起尖刀捅向小芳,小芳也躺倒在地,流着鲜血没有了声音。

杀了人,小明提着尖刀回到家,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上染满了鲜红的血。小明上班一直穿着这身衣服,他想把衣服上的血洗掉,这样,他上班仍然穿着这身衣服,他杀人的事就不会被人怀疑。于是,小明脱下衣服开始清洗起来,他用了洗衣粉和肥皂,可是怎么也洗不掉身上的血渍。

这时,屋里的电灯一闪一闪的,小明看到小芳全身是血披头散发地站在他洗衣盆前说:“小明,你知道你为什么洗不掉你衣服上的血?”

小明吓得全身哆嗦着说:“为什么呀?”

小芳:“因为你用的不是雕牌透明皂。”

小明猛地一下惊醒,原来他正躺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刚才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客厅里的电视开着,里面正播着雕牌透明皂的广告。而在卫生间,小明听到有人洗衣服,他过去一看,正是小芳流着泪为他洗衣服。看到小明进来,小芳抱着小明说:“小明,我错了,我爱你。”

甘肃癫痫病到哪看好
羊癫疯重点医院
癫痫患者饮食的禁忌

友情链接:

差以千里网 | 河南木托盘 | 快龙进化 | 长途大巴查询 | 聚氨酯是塑料吗 | 东盛丽都 | 阿狸击杀图标